o屁桃荌oO

容易亲近

蔡澜:

谈起诗词,又发雅兴。 
丰子恺先生游四川时,得到两粒红豆,即作画题诗赠友人,诗曰:「相隔雪山相见难,寄将红豆报平安;愿君不识相思苦,常作玲珑骰子看。」 
我喜欢的诗词和对联,都是愈简易愈好。有的更像日常对白,像「吾在此静睡,起来常过午;便活七十岁,只当三十五。」 
梅兰芳先生赠演员友人的是:「看我非我,我看我,也非我;装谁像谁,谁装谁,谁就像谁。」 
蒋捷的《虞美人》也易懂:「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罗帐。中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,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。」 
纳兰性德的词也浅易:「明月多情应笑我,笑我如今辜负春心,独自闲行独自吟;近来怕说当时事,结编兰襟,月浅灯深,梦里雪归,何处寻。」 
郑板桥远浦归帆亦曰:「远水净此波,芦荻花多,暮帆千迭傍山坡,望里欲行还不动,红日西 。名利竟如何?岁月蹉跎,几番风浪几晴和。愁水愁风愁不尽,总是南柯。」 
龚定庵的诗是:「种花只是种愁根,没个兰花又断魂;新学甚深微妙法,看花看影不留痕。」 
到过年,写春联,意头好的很受欢迎,但淡淡的哀愁更有诗意,代表作有:「处处无家处处家,年年难过年年过。」 
也有:「翠翠红红处处莺莺燕燕,风风雨雨年年暮暮朝朝。」更有:「月月月圆逢月半,年年年尾接年头。」 
简易诗词受人们爱戴,三岁小孩也懂的诗,一定流传古今,绝不会被时间淘汰,典型例子,就是「床前明月光」。

评论

热度(107)

  1. 兰草兰七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waiting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等一个晴天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ziv_a蔡澜 转载了此文字